首页 > 媒体中心 > 新闻

货币市场大神Zoltan Pozsar报告引发华尔街论战,布雷顿森林体系3.0浮现美元命运将改写?

日期:2022/3/23发表:管理员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神一样存在的人物,在货币市场Zoltan Pozsar就是这样的存在,被众多信徒冠以圣贤、大神及先知等诸多称号。


Zoltan Pozsar 

Zoltan Pozsar 是瑞士信贷短期利率投资策略师,在加入瑞信之前,曾先后任职美国财政部、美联储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建立 TALF 以支持 ABS 市场方面发挥了重要作用,深度参与全球经济危机期间的应对政策制定及讨论,率先绘制影子银行体系并在该领域有着卓越的建树。并向G-20工作组提供影子银行咨询服务、G-7集团政策制定者、央行和财政部提供全球宏观金融发展提供咨询。


本月初Zoltan Pozsar 发表了一份名为Bretton Woods Ⅲ(《布雷顿森林体系3.0》)的报告,指出商品危机正在发生,这将引入世界货币新秩序,大大动摇现在以美元为基础的经济体系。新的货币秩序以东方国家基于大宗商品的货币为中心,正在浮出水面。

首先我们简单回顾下布雷顿森林体系。

布雷顿森林体系1.0。1944-1971,美元和黄金挂钩,其余货币和美元挂钩。1960年代体系逐渐难以维系,美国贸易逆差过大,直到1971年体系解体,美元不再和黄金挂钩。


(布雷顿森林会议,1944)


布雷顿森林体系2.0。1971-现在,由“Inside Money”内部货币支撑。意思是主要是靠政府体系发行的货币和债券信用,特别是美国政府的信用背书。这是信仰,其实比特币的价值某种程度也是建立在信仰之上。

然而俄乌冲突导致这个信仰崩塌了,当G-7冻结了俄罗斯的外汇储备,踢出Swift系统后,以前以为是“Risk-Free”没有风险的资产,现在面临罚没风险。

接下来会发生的也是Zoltan预言的布雷顿森林体系3.0,其支撑是“Outside Money”外部货币,即黄金和其它大宗商品。也就是说,美国欧盟发行的货币和债券将不受信任,黄金和资源才具备更底层的信用。这将导致西方世界的高利率和高通胀。

此文一出在华尔街引起了轩然大波,各大财经媒体及从业者纷纷加入论战,原法兴银行策略师、Calderwood Capital创始人Dylan Grice将最近的行动称为把货币“武器化”,“这样的牌只能打一次”。渣打银行董事总经理Steven Englander也支持这个观点。

然而从Brandywine Global 到摩根资管旗下基金均认为,虽然高盛和瑞信都暗示美元霸主地位面临威胁,但要找到与之匹敌的替代者极具挑战。美国作为全球最大的经济体,规模和实力无可匹敌,美国国债仍然是最安全的投资方式之一,美元仍从避险资金中受益明显。

彭博宏观策略师Cameron Crise表示,与美元竞争仍然很困难。目前不清楚除了美国以外,还有谁既有能力也有意愿来提供安全资产,作为全球金融体系的基石卖给外国。

美国财政部长耶伦近日表示也表达了类似观点。

作为国际储备货币通常需要满足以下四点基本条件:

  1. 可自由兑换(不受政府限制);

  2. 拥有可供外国投资者进入的庞大且流动性强的债务市场;

  3. 拥有独立的中央银行;

  4. 广泛用于全球贸易和金融交易。


那么美元是否仍然可以作为全球储备货币,是否仍是避险资产,未来走势如何?本着实事求是的态度,我们坚持以数据说话,将通过分享以下系列数据供各位投资者参考。


美元成为储备货币是其拥有世界上比任何国家都深厚的、流动性极强的资本市场,国债安全、可靠且流动性极强,并拥有运转良好的经济和金融体系以及法律制度。

图 1. 美国在世界 GDP 中占比24.8%(2020),美元在国际外汇储备中占比59.5%(2021)

人们普遍相信美元是一种价值储存手段


货币的一个关键功能是价值储存手段,可以存储价值并在未来取回,而不会显著丧失购买力。衡量一种货币作为价值储存手段信心的一个指标是它在官方外汇储备中的使用率。如图 2 所示,2021年美元占全球公开官方外汇储备的60%。这一比例从2000 年的71%有所下降,但仍远远超过包括欧元(21%)、日元( 6%)、英镑(5%)和人民币(2%)的其他货币总和。此外,美元份额的下降已被多种其他货币所取代,而不是被单一其他货币所取代。因此,虽然各国在过去20年中的储备资产有所多样化,但美元仍占主导地位。

图 2. 美元在国际外汇储备份额中占比约60%

上述官方美元外汇储备中的大部分以美国国债的形式持有,不论海外官方或私人投资者对美国国债的需求量很大。截至2021年第一季度末,总额7万亿美元或33%流通未付国债由海外官方和私人投资者持有(见图 3a),而42%由美国国内私人投资者持有,25%由美联储持有。尽管海外投资者持有的美国国债份额已从2015年的近50%有所下降,但目前海外持有的美国国债份额与海外投资者持有的欧元区政府债券份额相当(如图 3b 所示)并且高于海外投资者持有的英国或日本政府债券额度。

图 3. 海外持有的美国国债

3a.美国国债持有机构类型


3b.海外投资者持有主要国家政府债券比例


外国投资者也持有美元大量纸币。如图4所示,过去20年海外持有美元纸币的价值无论是绝对值还是占流通纸币的份额都增加了。美联储工作人员预估,截至2021年第1季度末,海外个人/机构持有超过9500亿美元的美元纸币,约占市场流通美元纸币总额的一半。

图 4. 海外人士/机构持有美元纸币占流通纸币份额
4a.海外人士/机构持有美元纸币占流通美元纸币份额达44.7%

4b.海外人士/机构持有美元纸币总额超9500亿美元

此外,许多海外政府通过限制其货币相对于美元的汇率波动来利用美元作为价值储存手段的有效性——换句话说,将其用作锚定货币。美元作为锚定货币的使用在过去二十年中有所增加。2015年占全球GDP 50%的国家将美元作为锚定货币(不含美国)。相比之下,以欧元作为锚定货币的国家GDP份额仅为5%(不含欧元区)。自2015年这种锚定比例变化不大,一个例外可能是人民币将锚定货币从美元转移到一篮子货币。然而,美元和锚定美元的货币占一篮子货币的50%以上。因此在实践中,人民币仍然有效地锚定于美元。因为在 2016 年1月至2021年4月期间约90%的月份中,人民币兑美元汇率波动不到2%。


美元在国际贸易和金融市场中占主导地位


货币的国际作用也可以通过其作为交换媒介的用途来衡量。近期对全球贸易和国际金融交易中使用货币构成的几项研究,结果凸显了美元的主导地位。美元绝对是全球贸易中使用频率最高的货币。图5显示了美元在全球贸易计价中所占份额的估值。在1999年至2019年期间,美元计价占美洲贸易的96%、亚太地区的74%、以及占剩余其他国家的79%。唯一的例外是欧元占主导地位的欧洲。作为全球主要大宗商品的石油过去50年使用美元结算,比例高达80%。

图 5. 国际贸易美元计价份额

部分由于美元作为货币交换媒介的主导作用,美元也是国际银行业的主导货币。如图 6 所示,大约 60%的国际和外币负债(主要是存款)和债权(主要是贷款)以美元计价。自2000 年以来,这一份额一直保持相对稳定,远高于欧元约20%的。

图 6. 美元占国际和外币银行债权和负债60%份额

6a. 美元计价债权比例

6b. 美元计价负债比例

由于危机时期美元融资的需求特别高,外国金融机构可能难以获得美元融资。作为回应,美联储推出了两项计划,以缓解危机引发的国际美元融资市场压力,从而减轻国内外企业和家庭信贷供应的压力。为了确保在 2008-2009 年金融危机期间美元融资仍然可用,美联储引入了与几家外国中央银行的临时货币互换机制(SWAP),其中一部分在 2013 年成为永久性的。在2020年3月新冠疫情危机期间,美联储增加了常备互换额度的操作频率,并引入了与其他交易对手的临时互换额度。美联储还推出了一项可供外国和国际货币当局 (FIMA) 使用的回购工具,并于 2021 年永久生效。互换额度和 FIMA 回购工具都提高了美元作为全球主要货币的地位,因为获批的用户知道,在危机中他们可以获得稳定的美元资金来源。货币互换额度在2008-2009 年金融危机和 2020年新冠疫情危机期间被广泛使用,使用额度分别达到5850亿美元和4500亿美元(见图 7a)。尽管其他中央银行也建立了货币互换机制,但欧洲中央银行和其他中央银行提供的非美元计价互换额度几乎没有使用(见图 7b),这一事实凸显了美元融资在许多国际活跃银行的运营中的重要性。

图 7. 央行货币互换额度

7a.交易对手中央银行的美联储货币互换额度

7b.美联储和欧洲央行货币互换额度

外币债券的发行—由公司以本国货币以外的货币发行的债券—也以美元为主导。如图 8所示,自2010年以来,以美元计价的外币债务的百分比一直保持在60%左右。这使得美元在该业务领域远远领先于欧元,后者的份额为 23%。

图 8. 美元计价外币债券发行份额占比60%

美元需求的众多来源也反映在外汇交易中美元的份额比例。国际清算银行最近发布的2019 年三年期中央银行调查显示,2019年4月全球外汇交易中买卖美元占比88%。这一份额在过去20年中保持稳定(图 9) . 相比之下,全球外汇交易中买卖欧元占比在32% 的,低于 2010年39% 的峰值。(注:按当前汇率净额计算。百分比总和为 200%,因为每笔外汇交易都包含两种货币。图例条目按图表顺序从上到下显示,至2013 年人民币比例为0。)

图 9. 美元占场外外汇交易的份额比例88%

回顾过去 20 年全球美元的使用情况,可以看出美元的主导地位和相对稳定的作用。美联储构建了一个国际货币使用总量指数,该指数计算五个货币使用指标的加权平均值:官方货币储备、外汇交易量、未偿外币债务工具、跨境存款和跨境贷款。下图展示国际货币使用指数,自 2008 年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美元使用指数水平一直稳定在 75左右,远远领先于所有其他货币。欧元排第二高值约为25,其价值也保持相当稳定。

参考消息:

1. Federal Reserve :The International Role of the U.S. Dollar

2. Credit Suisse:Bretton Woods III


分享到: